马甲

放重口,OOC文用,留言只读不回

电车那个啥



尖峰时刻的地铁上总是人满为患,人群熙熙攘攘的挤在车厢内,但现代人总是能用各种奇葩的姿势滑手机,沈夜也不意外,只不过他身为高大上的知识分子,手里拿的是马奎斯的百年孤寂小书版,他紧紧的靠在这路段不会被开启的车门上,低头读书。

"许多年后,当邦迪亚上校面对行刑枪队时,他便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找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正开始读着,电车开到了一个转运站,上车的人马上就把车厢塞的更满,在角落的沈夜也被撞了一下。

「抱歉。」那是一个清朗悦耳的男子声音,沈夜不以为意的回了句「没关系」便继续看自己的书,身体被挤压的有些不适,但他总是能心无旁鹜的专心读书,很快的他便将自己所处的窘境抛之脑后,直到电车转弯时他被身后的力道挤进了角落。

「对不起,我一直没抓好。」沈夜回头,那是一个戴着眼镜的清俊男子,男子饱含歉意的望着他,声调和缓温柔:「你,没事吧?」

因为距离的关系,男子直接在他的耳壳边呢喃,吐息和嗓音勾的沈夜心里有些麻痒,沈夜不满于自己的异状皱了皱眉,抛下一句「没事」便把自己缩的更里面想继续看书,但身后男子紧贴在他背后的胸膛让他不太能专心,还有喷洒在自己脖颈间的吐息,一定是人太多空气太闷热了,他这样安慰自己。

但很快的他就察觉哪里不对劲了。

因为自己的臀瓣,正被纤长的五指挑逗摩娑着。

沈夜脸色一黑,左手肘立马猛力向后方撞去,没想到对方向旁一闪,借着电车煞车的力道压上他的右侧,某种湿热的柔软物体舔上的他的耳朵。

「百年孤寂,呵呵,」男子的笑声低沉的在耳道中震荡着:「我也很喜欢这本书呢,沈教授。」

「你!」对方喊他名讳的语调竟让他想起洽才书里的一句:"这是恶魔的气味。"

沈夜挣扎着想远离角落,但人群与男人抱住他的力道让他寸步难行,此时男子舔弄上他敏感的耳后,他低头欲躲差点连书都抓不住,竟又被逼进了角落,男子的双手抚上了他的胸膛,修长的指尖意有所指的戳弄揉按他胸前的小豆,纤白的脖颈被细细吻着,被碰触的地方酥麻的让沈夜想躲却无处可逃,他胀红着脸咬牙切齿:「变态...」

「呵呵,流月大学的沈夜教授,」男人的手轻松的解开他的皮带扣,探入其中抓住沈夜最脆弱的部位:「碰几下就起反应了,这么敏感,到底谁是变态呢?」

「哼嗯...」男人拇指隔着内裤在沈夜微硬的性器顶端画着圆,沈夜腰间一软,勉强抑制住呻吟,白色的布料被淫靡的液体沾湿透出深色,男人体贴的撸动柱体,同时另外一只手的指尖隔着西装裤轻轻刮搔沈夜的臀缝,沈夜一惊:

「你在碰哪?」男人安慰般的亲了亲他领口下的肩膀:「别怕,今天不会进去,」沈夜感觉一个灼热坚硬的柱状体卡入他的臀缝:「但总不能只有你一个人快活。」

语落,柱状体便顺着电车的摇晃磨擦戳弄着他,沈夜恨的挣扎却让彼此越卡越紧,身下的双球被男人肆意勾弄把玩,沈夜差点站不住只能倚靠住车门以及身后男人的压上他的力道,股间的灼热烫的他全身泛起羞耻的红晕,身下的快感越迭越高,沈夜几乎听不到电车行走的声音或其他人声,唯一能感知的只有他后方男人的吐息气味手指胸膛怀抱与戳弄他的性器,终于他意识白光一闪,白皙的脖颈优美的后仰伸展,而身后那人也情不自禁的咬上闷哼了一声,沈夜只觉得世界被迸碎后,又慢慢的、慢慢的,被拼回。

等到他回到车厢中,男人已经体贴的用单手为他整理好服装皮带扣扣上,沈夜迷蒙的被翻过身来,正巧看见男人暧昧的舔舐他右手指尖的乳白色液体,才想起那是什么的沈夜一时怔忡,却被对方的手指猛的插入嘴里,腥膻的咸味逼得他扭开头,沈夜从没觉得如此屈辱过,男人一把环住了他的腰,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唇。

「很美味,多谢款待。」

又是一个转运站,男子顺着人潮向外走,回头对他笑的温柔。

「我们会再见的。」

 

 

 

 

隔周,当沈夜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时,上司沧溟的身旁,站了......那个男人。

 

干练女子向他介绍:

「这是谢衣,阿夜,他以后就是你的助理教授了。」

「沈教授,久仰大名。」

青年笑的温文儒雅,向他伸出手,而沈夜仍呆愣着,被沧溟提醒:「阿夜,愣在那里做什么?」

沈夜回神,随意的握了下手,谢衣却在此时向前一步,恶魔般的声音在沈夜耳边响起: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老师。」


END